私行十年:从百舸争流到优势分化

会员交流 | 2017-06-23 09:23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赵萌 浏览:910次

如果说,2007年中国银行成立第一家私人银行部从而开启了国内银行私人银行之先河的话,那么,10年后,中资私人银行的发展态势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领先私人银行品牌的聚合效应更加凸显。

如果说,2007年中国银行成立第一家私人银行部从而开启了国内银行私人银行之先河的话,那么,10年后,中资私人银行的发展态势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领先私人银行品牌的聚合效应更加凸显。

近日,招商银行发布的《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市场建立初期,中资银行凭借品牌和产品服务等优势取得领先地位;外资银行积极参与业务布局,纷纷抢滩中国境内财富管理市场。时至今日,随着中资私人银行优势迅速扩大,外资银行则进行了相应的战略调整并重新定位目标客户群体,多家外资银行收缩了战线。

政策热点区域财富市场潜力巨大

《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达到158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65万亿元人民币。我国私人财富市场在10年间规模增长5倍,持续释放可观的增长潜力和巨大的市场价值。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一线城市和沿海地区仍是私人财富的重要聚集地。但是,从财富增速的角度来看,近年来,大量的创富机遇已经不仅限于一线城市和沿海地区。

环渤海经济圈、中西部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重点省份先后成为高净值人群规模增长的领头羊,显示出我国经济增长逐渐由一线城市及东南沿海核心区域向全国范围拓宽的态势。

数据显示,相比2006年只有广东1个省份的高净值人数超过2万人,截至2016年末,全国已有22个省份的高净值人数超过2万人。其中,中西部地区和“一带一路”相关省份增长显著。并且,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的高净值人数率先突破10万人。除此之外,4个省份的高净值人数超过5万人,分别为山东、四川、湖北和福建;6省市的高净值人群数量处于3至5万人之间,分别为辽宁、河南、天津、河北、安徽和湖南。

招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菁表示,考虑到政策倾斜的持续利好和深入实施,未来社会资源和资金投入将加速流向“一带一路”沿线省份、长江经济带以及京津冀地区,上述政策热点区域的财富市场发展潜力巨大,预计全国财富区域分布未来将更趋均衡。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认为,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目标更趋成熟、资产配置意识增强、对财富传承需求的认知和反思更为深入。首先,财富目标从早年的“创造更多财富”演变成如今以“财富保障”和“财富传承”为首要考量因素;其次,资产配置更趋理性和开放,对风险的辩证认识促使高净值人群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投资品种,开始积极关注并尝试另类投资产品;再次,出于分散风险和捕捉投资市场机会的考虑,拥有境外资产配置的人群占比不断提升;最后,财富传承成为热点,高净值人士普遍认识到对物质财富传承的需求,而且逐渐认可精神财富传承以及企业传承设计的必要性。

私人银行领先品牌聚合效应凸显

近两年来,我国中资私人银行的产品种类不断丰富,服务体系逐渐趋于完善。与此同时,中资银行的专业化资产配置能力持续提升,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管理经验和长期客户合作关系。在此背景下,中资私人银行优势逐渐扩大,特别是领先私人银行品牌的聚合效应凸显。

根据招行调研数据,在高净值人群选择境内私人银行的主要标准中,品牌和团队专业性的重要性日益提高,2017年受访高净值人群对这两项标准的提及率相较2015年均有所增加,“品牌好”的提及率由2015年的约48%上升为61%,“团队专业”的提及率由2015年的约55%上升为58%。相比之下,结算便捷性及客户经理服务的重要性有所降低,相较2015年分别下降了20%和10%。这也反映了高净值人群选择财富管理机构的标准更加成熟。

“在境外财富管理市场,中资银行也在持续加大投入,在香港、北美等地设立海外分行,打造跨境财富管理平台。”据王菁介绍,在进行跨境资产配置时,境外财富管理机构的团队专业性、品牌和定制化服务是大部分高净值人士最为关注的内容。在高净值人士选择境外私人银行的主要标准中,“团队专业”和“品牌值得信任”两个标准的提及率排名位居前两位,分别为60%和53%。

这表明,高净值人士对境外私人银行团队专业性和品牌的重视程度与考量境内私人银行时类似,而根据个人收益、风险和其他偏好提供的定制化服务也是高净值人士选择境外财富管理机构的重要标准,排名第三位。

不过,王菁表示,尽管部分受访人士提到很看重外资私人银行的品牌和专业团队,但使用其服务往往存在语言和文化上的壁垒。中资私人银行的海外分行承接国内的客户关系,在语言、文化和服务上占有更大优势,但仍需要深耕、培育专业的服务团队,加强产品的筛选能力和定制化能力。

金融科技或触发私人银行服务变革

《报告》认为,近年来,高净值人群对各种数字化服务手段已经非常熟悉,对互联网和新技术普遍持开放态度,愿意通过互联网、移动端和远程会议等方式接收标准化和少量定制化的信息及服务。未来,高净值人群对数字化服务的响应速度及质量的期望将不断攀升,数字化体验将对客户忠诚度产生重要影响。同时,金融科技将对财富管理行业的服务和运营模式产生变革式影响,金融科技的运用无疑将深度融入私人银行的服务和运营当中。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私人银行要想致胜于其他财富管理机构,就必须将金融科技的运用置于战略核心地位,以此提高响应客户的效率和灵活度,全面整合客户数据,增强对客户经理的数字化支持,提升服务效率和建议的针对性。例如,针对私人银行客户,大数据智能投顾和远程交易平台等新技术能够提升客户体验;针对客户经理,利用线上投资顾问平台和移动端CRM系统能够提高客户经理与客户的沟通效率等等。

“此外,拓展、强化跨境联动平台也是提升中资私人银行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内容。”王菁认为,虽然中资私人银行过去几年通过自建分支机构及与其他外资机构合作两种方式积极布局海外市场,但中资私人银行的国际化布局仍然有限,境外投资专业人才依然紧缺,国际化发展尚具较大空间。

关键词:
私人银行;会员交流
分享到: